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都市

美丽善良的人妻社工

2021-01-07 10:17:38

早上的晨光斜照着嘉怡熟睡的俏脸,脸上仿彿还带着甜美满足的微笑,只因昨天晚上和新婚丈夫温存过后,还残留着一丝的快感。“叮叮﹍﹍。”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嘉怡在睡梦中醒来急忙接听。“喂,早晨!”嘉怡说.“嘉怡,已是早上八时多了,妳今天不是到社会福利署上班吗?”嘉怡的丈夫轻声的说.“啊!糟了,我差点睡过头,不跟你说了,我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稍后再打电话给你。Bye.”嘉怡急应着。匆匆挂线后,91约炮,凤楼信息,炮友自拍,限时开放免费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嘉怡随即梳洗,轻施薄粧,穿上一件白色衬衣,深蓝色的上班套裙赶快出门.许嘉怡,23岁,身高165 ,三围34,24,35,长发及肩,大眼晴,眼神还带着点天真,标准的美人胚子。凭漂亮的外貌和高挑的身形,曾任兼职模特儿,交谈时喜面带微笑聆听对方说话。新婚不足三个月。丈夫30岁,是一间跨国公司的C.E.O.,生活安稳。婚后赋闲在家,无所事事。心性善良的她,希望腾空一点时间出来,投身义务工作,于是参加了社会福利署的义工计划,借此,能为有需要的人给予帮助。她的优点﹍﹍亦可能是她的缺点,就是心地太善良,人家提出的要求,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办到的话,都会尽力而为。亦不懂得及不愿意对人出言婉拒。九时前,嘉怡刚好赶到社署,经过主管职员简单的说明工作简述后,嘉怡被分派到油麻地探访一露宿者跟进他的生活状况及帮助他寻找工作。主管对嘉怡说:“原本是安排了一个全职社工和妳一起做探访的,但刚巧今早他生病请假,若然妳不太熟悉地区环境,或不想一个人前往。这个探访是可以押后的。”但嘉怡心想,今天可是一个学以致用的好机会,便热诚地接过档案,简单地看看照片及个人资料:姓名:陈志权年岁:41职业:无业(释囚)居住地点:油麻地天桥桥底便欣然答应了。嘉怡步出地铁站后,往天桥处走去,途中还有一段不太短的路要走,快到达天桥时,突然下起雨来,又没有避雨的地方,嘉怡只有用公文袋挡着雨点,急步往前走去,到达时,上衣亦淋湿了一大片。当嘉怡定神细望周围环境时,只看到一间一间由纸箱架搭而成的小房间,心想不知如何能找到当事人时,见到不远处,有两个五十多岁的露宿者正在玩纸牌,一个高瘦,一个肥胖,于是嘉怡拿出档案照片,便前去询问。当嘉怡走近时,两个中年露宿者已停止玩牌,眼睛已紧盯着眼前的美女,口也合拢不来。“请问两位是否认识这照片上的人?”嘉怡拿出照片让他们看。嘉怡终于忘情地呻吟起来:“唔﹍﹍啊﹍﹍到了﹍﹍我﹍﹍到了﹍﹍啊﹍﹍好﹍﹍舒服﹍﹍真美﹍﹍啊﹍﹍美﹍﹍啊﹍﹍”这是嘉怡有生已来,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性高潮,到达了高潮的嘉怡,阴精不断由下体涌出,就像河塘缺堤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旺叔看到眼前的情景,也实在按捺不住,亦顾不了嘉怡的感受,只懂按着她的头,用粗大的阳具在嘉怡的小咀内用力抽插,不到数十下,亦将热烫烫的精液,全数射进嘉怡的口中。此时,嘉怡思想上已彻底崩溃,身体亦因体力透支,眼前一黑,身体横跌在肥陈的床上,咀角还慢慢流着旺叔射进她口中的精液。肥陈两人亦同时稍作休息,相互对望了一眼,心想今天不知走了什么运,竟然会飞来艳福,两人脸上同时展现了一个满意的笑容,他俩休息了一会,只见赤条条的睡美人还在自已身旁,两人那会放过天赐良机,于是再次伸手探头,向嘉怡美丽的身体上下其手。旺叔首先俯身亲吻着嘉怡的小咀,同时用手在嘉怡软软的乳房上用力抓弄。肥陈亦在另一面发动了进攻,用口轻咬着嘉怡粉红色的乳头,并且伸手往嘉怡的小洞洞乱摸。由于嘉怡早已湿的不能再湿了,肥陈便将他那粗大的阴茎对准了嘉怡的花瓣口很轻易的将肉棒插了进去。“啊﹍﹍喔﹍﹍﹍你好好﹍﹍我﹍﹍好舒服﹍﹍你﹍﹍再进去一点﹍﹍”因和旺叔接吻,嘉怡同样地发音模糊。“嘉怡,妳﹍妳﹍﹍不愧是新娘子﹍﹍真的是有够紧的﹍﹍又暖暖的﹍﹍”肥陈几近嘶哑地说道。“嘉怡,这样妳舒不舒服啊?”一旁的旺叔问道。“好﹍﹍好舒﹍﹍好舒服﹍﹍人家﹍﹍快﹍﹍快不行﹍﹍了!”嘉怡努力的发出细微的声音。“嘉怡,没﹍﹍没﹍﹍没想到妳﹍﹍妳这么﹍﹍这么淫荡。”嘉怡身上的肥陈说道。“我﹍﹍我只想要﹍﹍你﹍进来﹍﹍快一点﹍﹍快﹍﹍”讲不太出话的嘉怡索性不说了,努力的套动体内的肉棒,将自己完全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二位叔叔的面前。此时只听得肥陈叫道:“不行了!嘉怡,妳的穴太紧了﹍﹍我快要﹍﹍快要﹍﹍射了!”话还没说完,肥陈滚烫的精液便射在嘉怡充满弹性的小穴中。嘉怡低下头去,吐出香舌和肥陈深吻起来,然后说道:“陈叔,我喜欢你!”肥陈终于在嘉怡的体内射了精,但旺叔却不让倩如休息的绕到嘉怡后面:“肥陈,你们爽了那么久,该换我了吧!”于是肥陈退下在一旁,嘉怡则像只母狗般地趴在地上:“旺叔,你快点,我﹍﹍我还要﹍﹍快点. ”旺叔说:“总算轮到我了,这把年纪除了上妓女哪有年轻小姐可爽。”便将一根硬硬的棒子抵在嘉怡屁股沟,轻轻的磨擦着。往上一挺便顺势进入,“喔﹍。不愧是少年人我花钱都用不到这么紧的。”旺叔说道。此时旺叔卖力地做着活塞运动,嘉怡的欲火又被燃起。“嘉怡,妳的屁股好大,腰好细﹍﹍真美﹍﹍!”旺叔不禁衷心地发出赞美。“旺﹍﹍旺叔﹍﹍,您﹍﹍您﹍﹍啊﹍﹍嗯﹍﹍啊﹍﹍您欺负﹍﹍喔﹍﹍欺负人家。”嘉怡不自禁地快到了高潮,并才发觉到原来自己正在亲吻肥陈的肉棒。“嘉怡,妳﹍﹍把我的老二再舔干净一点. ”肥陈说道。嘉怡努力地将肥陈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阴茎清理干净,可是后面的旺叔却又不停地抽插着她的嫩穴,就在旺叔射精的一瞬间,终于,嘉怡高潮了!这是嘉怡从未有过的感觉,即便是和丈夫做爱也从未有过如此高潮,她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美妙,也为身为女人而骄傲。随着洞口流出的不知是那位伯伯的精液,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嘉怡也慢慢平静下来,身旁的二位伯伯们已穿好衣服嘉怡慢慢坐了起来,装成带点怒意,嘟着小咀说:“原来两位大叔这么坏,说只看看而已,却把人家给﹍!”旺叔急忙说:“不坏﹍﹍我们不坏﹍﹍,只因嘉怡实在太美,我们才忍不住﹍﹍”肥陈亦抢着说:“是啊!嘉怡实在太美﹍﹍”嘉怡面带微笑说:“旺叔、陈叔,两位别这么紧张,我只是跟两位说说笑。 ”嘉怡看见天色已不早了,于是一面跟他们说着,一面乏力地把衣衫穿回。嘉怡微笑说:“旺叔、陈叔,我来的时候两位帮了我忙,现在我又满足了两位的心愿,我们算是扯平了。”肥陈抢着说:“不对啊!嘉怡还欠我们一顿晚餐。”嘉怡想了一想,然后在钱包拿出了一千元,对肥陈说:“陈叔,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请你先拿这些钱,跟旺叔吃一顿好的晚餐。若然,我再来的时候,我一定陪你们再吃一顿,请相信我!我现在要走了,两位紧记要保重身体. ”嘉怡稍顿了一下,红着脸轻声说:“旺叔、陈叔,其实刚才我也感觉很舒服﹍﹍多谢!”嘉怡还探头在他俩的脸上轻吻了一下,然后面带满足的笑容,转身离去。两人只得目送着嘉怡美丽的身影慢慢走远.肥陈对旺叔说:“今天才知道,什么是“岁月不饶人”﹍﹍”旺叔说:“不对!今天我才知道,什么是“财色兼收”哈哈﹍﹍